• <ins id="gln3z"></ins><i id="gln3z"></i>
        好股
        添加說明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流行小說 >> 內容
        請輸入牛散姓名,如: 國通信托 ,紫金8號 ,周信鋼 ,李欣 ,周晨 ,趙建平 ,徐開東 ,淡水泉 ,馬云
        請輸入完整股票代碼如 000001 ,600276 ,300699 ,600436 ,600519 ,603866 ,000538 ,600315 ,000651

        或完整名稱如: 平安銀行 恒瑞醫藥 光威復材 片仔癀 貴州茅臺 桃李面包 云南白藥 上海家化 格力電器
        請輸入股票代碼,如: 000001 ,600276 ,300699 ,600436 ,600519 ,603866 ,000538 ,600315 ,000651

        部分VIP查詢功能限時開放=《     私募總數在五個以上個股     陽光私募在五個以上個股     個人私募在五個以上個股     》=部分VIP查詢功能限時開放

        【散戶大廳】[小說]Bonnie

        時間:2018-5-4 8:51:20 點擊:

          核心提示:和高朋認識是幾年前的事。對參與中國股票市場的股民來說,五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歷經熊尾、瘋牛、豬市、新經濟下的又一輪牛市......(一)散戶大廳1996年4月,那時我是個入市9個月的新股民。9個月的...
        和高朋認識是幾年前的事。對參與中國股票市場的股民來說,五年,是一段很長的時間,歷經熊尾、瘋牛、豬市、新經濟下的又一輪牛市......
         (一)散戶大廳

        1996年4月,那時我是個入市9個月的新股民。9個月的時間里,天驥基金竟然從1.23跌至0.95元,跌破了票面值。以為就此成為慘痛的第一次教訓不聞不問之時,4月底有朋友打來電話,天驥到了2.11元。我難以置信,這就是我股市里的頭一次翻倍。恰巧這時已經確定考上研究生了,于是結束了打工歷程,算作放假,投身股市,準備一直呆到9月開學。

        股市里我感覺很糊涂,霧一片。4月底,一片利好,都說幾年一次的大牛市開始了。五一剛放完假,大盤暴跌。廣播里券商操盤手說大盤需要調整,前一陣漲幅較多,投資人也都累了,需要休息。我有些不解:誰累了,我不累啊,周圍的人好象也不累啊,大盤繼續漲吧。誰想大盤竟然盤了一個月。

        股市里年輕人不多,有一個附近學院的高數老師,他是屬兔的,一笑起來就象兔子。他做股票好象很聰明,有人向他請教時,他也愿意給別人講,人緣很好,大家叫他“劉老師”。他們總說:“坐在前幾排的老太太小媳婦,有事總問劉老師”。還有兩個人,一個高個,另一個長得像姜昆,說話有一點結巴,他說他們原來是倒煙的。想起舅舅的話:“現在炒股的,最早都是倒電影票的那幫人,后來倒煙、倒汽油票...”。是啊,現在我也成了這伙的了。

        我們所在的營業部地方很大,剛開張不久,人并不很多,大家很快就都見面熟了?赡芪彝耆珜W生樣,他們每回見我都問“放假了?”

           五月的盤整真難熬,蘇物貿一會兒漲,一會兒跌,碰到高朋之前,前一陣的利潤有一半都回去了。

        那天,是盤整,股價幾乎不動。無意中看見新來了個人,遠遠站在最后面,穿得很整潔,白襯衫系在褲子里。幾次看他,都是站在那,離大家遠遠的,總是那一兩個姿勢,幾乎一動不動。心里有些不以為然:太夸張了吧,站那么遠,有人就是要顯出與眾不同的樣子。

        連續幾天,這個人都是中午來,下午收盤后走。

        我注意到,有一個40多歲的中年人,總愛過去和他攀談。他們看起來不是很熟,說話時不時沖著顯示屏指一指,好象在談論大盤。難道他是個高手?

        就這樣過了半個月,我終于下定了決心,自己對股票幾乎一無所知,不如過去問問他,但怎么開口呢?那天下午,終于鼓起些勇氣,我沿著后面的玻璃向他走過去,一邊走一邊猶豫。離他還有幾步的時候,他感覺到了,轉過頭,注視著我。我一緊張,腳步定在那兒了,不知該說什么好。

        這個人就是高朋。

        當我站在散戶大廳中對股市一無所知的時候,高朋是最早帶我上路的人。

        高朋確實水平很高,至少對于那時的我來說,水平是很高的。幾乎每天我都會跑到他呆的最后排的大柱子那兒問他一些問題。開始是些入門的初級問題,比如:技術分析有用嗎?按技術指標買賣這招怎么不靈?要不要聽廣播?消息有用嗎?高朋說話聲音不大,說話速度很快。有的問題他一兩句回答了就不再說話,有的問題他愿意講,會說上很長時間,并會指著顯示屏給我舉些例子。是他告訴了我技術分析很有用,基本面也要看,要聽廣播,那是消息的來源。再后來是他開始教我看一些技術指標,告訴我顯示屏上的買賣比率該怎么看,還有板塊聯動是怎么回事。

        高朋說話時愛看著人的眼睛。所以每回他給我講時,我都一邊聽一邊側看著顯示屏。有一兩回我看著他眼睛時,他也看著我,等我首先將目光移開時,能感覺到他似乎有些得意。

            高朋常對我說“對的要知道怎么對的,錯的要知道怎么錯的”,這句話對我震動很大。碰到他以前,周圍的股民常提到,股市里很難有什么肯定的東西,任何事情似乎都是不可駕馭的,股市的格言是“股市里什么事都會發生”、“股市里只有贏家和輸家,沒有專家”。贏了是運氣好,輸了是背運。高朋卻認為,股市操作的基礎是判斷,判斷是要有依據的。如果判斷錯誤了,一定要找出原因吸取教訓。他認為股市是有規律可尋的,我很高興聽到這一點,至少高朋是知道一些規律的,我期待著掌握股市脈搏的那一天。

            那時候,生活很充實,白天聽他講,晚上回家看書。我為每天都能感到的進步而歡欣鼓舞。 

        (二)黑馬、木馬

            黑馬――愛使股份、上海石化

           高朋告訴我他進了愛使股份和上海石化。此后沒多久,申華實業猛漲,幾天后愛使也飛漲,后來每天開盤時,總是先傳來一陣驚嘆,那是聚在申華、愛使顯示屏前的人們在感慨一開盤申華就漲了多少、愛使漲了多少。隨后圍觀的人群才會慢慢散去看別的股票。

        這樣持續了幾天。很快傳來消息,有人收購申華。申華上午停牌后下午一開盤就立刻飛漲起來,價位很快就打高了。有人想到愛使這一陣也漲了不少,很可能也有收購題材,于是轉而搶愛使。高朋站在那兒,有了一些興致,給我講:“申華、愛使、延中股本特別,每年都會傳出收購題材,但沒有一次收購成功的。主力是為了做每年一波的行情...”我插嘴,“股本怎么特別?”高朋停了好幾秒,才說了一句“全是流通股”,之后就什么也不說了。我為沒聽到的后面的大段話而惋惜,發現以后再也不能打斷他的話。后來試了幾次想讓他繼續說下去,他就是不說了。

        愛使之后是上海石化,上海石化從2.4起步,一口氣拉到了4塊錢。我詫異市場中連續的兩個亮點都讓高朋捕捉到了。高朋給我講,上海石化每年都有1~2波行情,只要在低點進,至少會有30-40%的空間。他說他往年做上海石化從來沒賠過。說到往年,我問他,以前熊市是什么樣,高朋說“很難受。賺兩三毛就趕快跑,之后跌得更低,等看看跌不動了,就再搶反彈”。高朋還提到,他在熊市中是賠錢的,這一陣行情好了,才賺回來。

            沒想到高朋還會有賠錢的時候。老股民提到93―95年的熊市,都是用那種語氣,想想95年底,我趕上的天驥跌破1元票面值,那只是個熊市的尾巴!靶苁小边@個詞在我心頭罩上了一層陰影。

        木馬――魯北化工

            我們所在的營業部地方很大,剛開張不久,人并不很多,大家很快就都見面熟了?赡苁俏彝耆珜W生樣,他們每回見我都說“放假了?”

        我進了魯北化工,那是小陳推薦的。小陳重視的是股票基本面,他屬于那種自學鉆研的。他拿著厚厚的一疊資料給我看,分析魯北化工的企業前景,“這么一個鄉辦企業,地方政府竟然這么鼓勵它上市,又是環保工業,一年生產量達到.....”,我喜歡他這種有憑有據的分析,于是我們倆進去臥底了。用小陳的話講,“莊家還沒拉之前,咱們先進去,這樣踏實”。

        魯北化工橫了一個月盤,竟然從15元跌到13元左右了,我和小陳都備感驚訝,“大家都是15元左右的成本,誰會拋呢?”,小陳看著盤面疑惑不解。我倆相互安慰著,就象難兄難弟,同時下定決心跟莊家耗下去。

        魯北還是沒動靜,波瀾不驚的,幾乎沒有買賣。大盤漲得那么熱鬧,卻沒我倆什么事。那天,我正在聽高朋給我講盤面,小陳從我身邊走過,讓我一會兒去找他。高朋講了幾句就停了,我知道他不想講了,就去找小陳。

            扎到人堆里,小陳正看著魯北那一行,他指著屏幕跟我說,你看,它的買價和賣價之間竟然差著3毛錢,成交價是賣價,并且就一手單子。也就是說,100股就能砸下它3毛錢,2個多百分點,而且破了三十日均線。這個價格停了半天了,一直沒有成交。如果它跌破均線,莊家尾市再不收上去,圖形就破壞了。我想去試著砸它一手,看看莊家動不動!昂谩!小陳去賣了,竟然一下砸下來了?斓轿彩袝r,莊家大幅往下打。我和小陳雖然帳面有損失卻止不住地樂,100股竟也做了一回莊。

        四年后一次導師和我談論股票走勢時,導師笑著說,他曾經在散戶廳聽到有散戶說“我去砸盤”,覺得很可笑,我立刻想到了小陳和我的那次“砸盤”。是啊,我們也干過這種事,都是這么過來的。

         

        營業部里的人越來越多了,加入的有老人、有年輕人,更多的還是中年人。我爸單位的總辦秘書竟也來了。他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千萬別跟你爸說在這兒碰到我”!胺判陌,不會跟他們說的”,我答應。

            在家里,我是不提股票的。96年初的北京,提起股票,大家的第一聯想是跳樓,第二聯想是賭博。父母極力反對我炒股,苦口婆心地勸了我多次了,總認為我學壞了。那時侯,做股票還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96年5月以前入市的北京股民可能大多會有類似的感受。后來中證報上刊登了一篇文章,提到在美國平均每個家庭中有2個參與股票交易,幾乎全民炒股,我這才真正放了心。  

        (三) 沖擊800點

            滬市沖擊800點時,高朋開始提到主力操作思路了。

            那天大盤上攻800點,幾度似乎要沖上去,卻都震蕩后返回了。800點是熊市中滬市的重要阻力位,每年一攻800點后大盤就狂瀉不止,大家都把800點看作鳴金收兵的地方。散戶廳中,眾人都在談論著這回的沖關,看著屏幕,期待著大牛市下市場能有所作為。

            高朋說:“這次主力操作很有耐心,在這震蕩多次了,并不急于沖點位”。我沒聽懂,但也不敢問。高朋停了停,又說,“看樣子今天不會沖,應該是明天,到時候該拉上海石化了,還有就是你注意一下馬鋼”。他看了我一下,知道我沒聽懂,就補充了幾句,“沖關時拉大盤股,帶動人氣...”!盀槭裁创蟊P股就能帶動人氣?”這次高朋回答了,“大盤股參與的人多,價格又低,費不了多少資金量”!爸髁κ钦l?”“是券商”。我是沒太聽懂,但是高朋的話讓我隱約感覺到了隱藏在屏幕不斷跳動數字后的那只手,正是那只手在畫著大盤走勢圖上順暢起伏的曲線,是那只手在引導著大盤沖關。

        第二天,老遠就聽見營業部中人聲鼎沸,以往在門口玩牌的一個都沒有了,門口空空蕩蕩,散戶廳中熱鬧非常。大家看著屏幕,都在高興地談論著什么。上海石化漲了,拉著斜線向上漲,大盤越過了800點。穿過擁擠的人群,在后面的大柱子那兒見到高朋,我說“果然向你說的那樣”!高朋笑了,說:“這回你看見人氣了吧”。

            上海石化拉到5元了,市場上出現了許多介紹它的文章,相關傳聞也不脛而走。我從沒想到過上海竟然還有這么大型的一個企業具有這么旺盛的生命力。那天,中證報刊登了一大版介紹上海石化的文章,文章的最后部分明確提出,上海石化要上10元!找到高朋,我立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他,高朋卻說行情可能差不多了,“如果三天內大盤能在800點之上站住,行情還有可能維續,否則的話,打算把石化賣了。石化再沖也就是幾毛錢,沖到10元不太可能”。

            沒想到高朋竟然打算賣掉在瘋長的石化,更重要的是高朋認為快見頂了,而魯北竟然還沒有動靜。魯北化工究竟還是不是一只股票呀!這幾天,散戶廳中可能也就我和小陳最冷靜,因為實在沒有什么能引起我們沖動的東西。我整天聽高朋講盤面,就跟我不在炒股似的,看都不看魯北,它的價格我都能背出來,就差刻成鐵牌子貼在屏幕上。小陳則整天坐在魯北前的椅子上,拿著手繪的K線圖,百思不得其解。

        大盤很快又跌回了780點,上海石化也跌了回來。跌的那天,顯示屏上一水的綠數字,散戶廳中靜悄悄的。忽然有人說了句“今天是愛眼日,一片綠菜地”,有了些笑聲,這才多了些聲息。到了下午1:30,日線圖上幾筆單子將指數線砸得象從懸崖陡壁上跌落一般,大廳中立刻增加了恐慌情緒,很多人急匆匆直奔委托機,買賣屏上快速地顯示著各筆拋單。2點,下挫略有緩和,然而隨著2:30的逼近,氣氛又緊張起來,廳里的幾個老股民說每次的大幅下挫差不多都在下午2:30發生。當時間剛剛變到2:30,砸盤又開始了。這時大家似乎有些麻木了,沒什么反應,看著指數一階一階地往下走,原來攻城拔地贏來的一個個城池全都那么不堪一擊。后來,每當指數跌破一個重要點位,散戶廳中都會發出一陣喝采。我也受感染地笑了...

        大跌那天,高朋沒來。

        在大跌中,魯北還是紋絲未動。

            真不愧是大牛市,行情很快啟穩,重拾升途。在大盤沖關之前,高朋來了。幾天沒見,我攢了一大堆問題,大多是關于那天大跌的,什么是誰在砸盤啊,怎么砸啊,砸盤時該怎么操作啊...最后問的問題是:“那天您怎么沒來啊”?高朋笑了:“砸盤有什么好看的,股票全都在跌,現在才有的可看”,他指指屏幕,大盤在沖了。這次沖關,大家似乎都有些躍躍欲試的味道。高朋說:"800點真有可能成為底部了"。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大盤沖過了800點。經過7月11日那一跌,大牛市的新股民膽子更大、步子更快了。劉老師總結的“只要見大陰線就沖進去,至少有個10%”我們的證券營業部深入人心。大家見了調整也不太害怕了,高漲時也不急于跑了。當時股民間流傳著一種說法:全國銀行存款XXXX億元,現在大牛市來了,國家又不斷調低利率,銀行存款會源源不斷地流向股市。新股民進來要買股票,水漲船高,會把老股民買的股票越托越高。在這樣一種說法的感染下,幾乎人人滿倉,期待著明后天的翻倍。

            高朋有時感慨:這些牛市進來的新股民,不知道熊市的厲害,沒嘗過大跌的味道,出生牛犢不怕虎,在大牛市里只知道買,也不知道賣,能掙足波段。倒是我們這些熊市過來的老股民,賺一點就跑,反倒不行。

            那時侯,確實有點前赴后繼的味道,一個人如果說了他在某個股票上被套,會有人戲稱“等我來拉盤,買它500股來救你”。 

        (四)大牛市中受挫

        魯北還是沒動彈,不起也不落。我和小陳有點熬不住了,都賣了一些魯北換成別的股票。我買了些馬鋼。高朋知道我買馬鋼后很高興,他說“你就拿著吧,馬鋼這個點位低,沒問題的”。

        馬鋼漲了,幾天內漲了20%。高朋現在開始拿馬鋼來舉例了,講拉升后的調整、對大盤指數的作用。我信服高朋,經常想:如果有一天我能向他那樣、即使只有他一半的水平該多好。

        馬鋼調整后繼續拉升,大盤也沖過了850點,報上刊登股評文章撰寫大牛市新高峰云云,廣播里做分析的券商操盤手最常用的話是“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這時,調整來了,一切打回原位。

            這次調整是高朋沒有想到的。我的魯北化工沒有動靜,馬鋼不過是回到了成本價!斑@股票沒事”,高朋安慰我。實際上那時侯,我對錢沒有什么概念,尤其是錢在帳號里,感覺買賣都是數字。以后我才逐漸感覺到,那樣不好,對金錢沒有切膚之痛時也不會有很強的市場感覺,那其實是股市初學者的必經階段。

        營業部里很多人都在這次調整中損失慘重。那天中午,我和小陳、劉老師都在大廳沒走,本來約好一起去吃飯,但劉老師說他不想吃了。他的情緒不對頭,我們都看出來了。他平時總是很高興的樣子,眼睛閃著光,就象迪斯尼的卡通人,碰到有趣的事就笑,嗓門大,從這頭到那頭都聽得見。今天卻連說話都不多了。小陳勸他,原來他的彩虹前些日子漲了,本來是賺了,但高位又加倉,這次大跌損失了不少。彩虹的河南莊太妖了,我所知道的碰過彩虹的人還沒有在里面賺到錢的。

            下午2點多的時候,劉老師過來跟我聊,他說他把彩虹全割了,“從頭來,再掙回來”。我心里很佩服,“真是拿得起放得下”。聊了一會兒,他問我:“你和小陳是不是還在魯北里”?說起魯北,我們都笑了。他說:“你們倆真能熬,兩個月了吧,我進去過,受不了它整日不動,就出來了”!拔覀兇蛩惆亚f熬出去”!皳Q只股票吧,我現在看好一只股票,河北華玉...”

            那時,行情好,大牛市入市的新股民多,跟風熱情高,這種氛圍下,券商做股票也敢做。最讓散戶佩服的券商是君安,君安坐莊有氣魄,股票走勢呈三次方曲線圖加速上揚。那些日漲幅在20%以上的垃圾股,傳言大多是君安做的。每天都有十幾只股票瘋長,再看看魯北,確實很磨人。

            劉老師選的股票,大多很不錯。他做股票很聰明,每天中午總有人圍著他讓他分析盤面走勢,讓他推薦股票。他推薦的股票大多漲得很好。過了幾年等我進了券商后常想,如果股評人士都能向劉老師那么善、專為散戶釋疑就好了。

        正在聊,劉老師一指大盤當日走勢圖,說:“我相信這就是拐點...”!肮拯c”,真是職業特點。 

        (五)再回股市

        要開學了,有些舍不得我們的證券營業部。 

            開學后,我老老實實地在學校待了兩個星期。學校在北京的東邊,離我們的營業部很遠。學校里能接收股市行情,但管行情的信息系管理員太懶,上午不開,中午要睡午覺,下午兩點才懶洋洋地把機器打開,從9:00到2:00的行情都顯示為一條直線!岸际裁茨甏诉睡午覺”,我心里不滿,“2點,老天,行情都快結束了。學校真是養了一幫懶人”。

           第三個星期的時候,曠了半天課,我回股市了。

            到股市已經1:30了,一進門,高個、小結巴他們就和我打招呼,“丫頭,...”,就象老友重逢,開玩笑時說到點兒上了:“曠課出來的吧”。

            高朋在,還是那個姿勢站在那兒。我喜滋滋地走過去,這回他也滿和氣的,不象平時那樣遠也不是近也不是;氐焦墒懈杏X真好,有點回家的感覺?纯呆敱,還是那樣,這“正!,它動了我倒要奇怪了。

            當天晚上回到學校,我馬上將第一學期的課全部選定,一周的課表,除了4個上午無法選擇外,其余不是在晚上就是在周末。哈,我可以天天去股市了。

        見高朋,感覺不一樣了,有了在學校那兩周,我開始擔心有一天也許會找不到他。他現在能時不時地說上一些輕松的話,我這才發現,他說話挺逗,但也夠損的。高朋的頭發軟軟的,記得有篇文章講,頭發軟的人脾氣好。他笑的時候,頭微向后仰,眼睛格外純凈,挺善良的。這一陣每天收盤后,我們一起走,一邊走他一邊繼續講,一直到車站。

        秋天來了,四季中這是北京最美的季節。股市里的股民也多了,出現了好多新的面孔,國企改革的成果也反映到股市了。下午2點多鐘,經常會有一些股民迅速離場,聽他們說,單位的頭兒定點來股市查,看誰上班時間在這里。

            當然更多的是下崗的。有6、7個三四十歲的女的像是一起的,她們總愛坐在正對著深圳04板塊的顯示屏前,大聲談著各個菜市場的價格特別是豬肉的價格。高個跟我說,她們是附近商店的下崗女工。

            股市里的老年人也多了起來,他們常常包里揣著中證報,手拿著筆記本,一收盤就開始抄顯示屏上的數字。高朋有一次小聲跟我說:"抄什么啊,中證報行情版上都有,報紙買了也不看"。我笑了,想:你倒是不顧忌,連老年人都說。高朋常說散戶愚昧,所以經常賠錢。我有些不解,大家不都是散戶嗎。

        “千萬別跟他們學,追漲殺跌的”,他的這句話我記住了,直到今天都記憶深刻。

        (六)9月行情,軋空券商

        9月下旬,行情趨淡。往年到了這個時候,要準備冬眠了,股市的冬天沒有行情。但到了9月底,兩根大陽線一下將行情打起來了,緊接著幾根小陽線輕而易舉地將大盤拉過了前期高點,之后快速地沖過了心理阻力位900點。

            行情猶如平地起驚雷,連被套的散戶也驚呆了。一根大陰線后,指數呈45度角快速攀升。原來空空蕩蕩的散戶大廳人也逐漸多了起來。哪兒殺出來的資金?很快有人帶來消息,有說是港資的,也有說是臺資的,最讓大家津津樂道的是幾種消息中都提到:這些資金殺入做起這波行情,讓國內這些券商都踏空了。

            散戶是相對于莊家而言的,長期作為莊家的對立面,散戶對莊家特別是券商有著復雜的心情。沒有莊家,股價不會騰空而起,但也是莊家,大肆洗盤、震蕩、高位誘多、低位逼空,令散戶損失慘重。此次券商踏空,我們多少都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讓你們前一陣放貨、砸盤,沒有國外資金那種飚升的勇氣。國內的市場你們不做,自有人做。興奮之余,有人提出了"軋空券商"的口號。大家也只是說出來開開心而已,誰都清楚,操縱大盤的只能是大資金,散戶只能是跟風的。

        那天,深市的一只垃圾股突然發力,幾分鐘內,就打到了10%以上。過了一會兒,有靈通人士提醒大家,這只股票不要跟風,不是正規軍,不過是相隔不遠的那個海通營業部里幾個大戶聯手做的。眾人嘩然,劉老師笑了,他的大嗓門說,"咱們這兒也號稱是北京第四大的證券營業部,不如咱們跟樓上的大戶一起聯手做一只股票。找一只小盤股,一二千萬的資金就足夠控盤了。坐莊的利潤可要比跟莊大多了,風險也小啊。"劉老師跟樓上的幾個大戶很熟,平時常在一起聊,他的建議是滿有誘惑力的。但有人立刻表示反對:"咱們這兒的大戶最臭了,我經?此麄兊某山伙@示,那么多的資金買的股票一只只都挺臭的。你看他們那天買的..."我這才明白,原來成交顯示還有這個作用,難怪成交顯示屏前經常有人一邊看一邊說小道消息。

        等眾人散去,我問劉老師:"坐莊的利潤有多大?""60%以上穩賺,經常有翻倍的。你看君安做的那幾只垃圾股,4、5塊錢起步,現在都十幾塊錢了。再說這可是穩賺啊,出不干凈貨可以等",他停了停接著說,"這和玩麻將差不多,只是玩麻將是四個人玩,誰贏誰的錢都知道,贏多了會覺得不好意思。玩股票不一樣,參與的人多,贏的是誰的錢都不知道,更刺激。"劉老師總能把特別深奧的道理說得很淺顯,尤其是能把做股票與其他賭博類的游戲相比較,讓新股民一聽就能明白了股市的精髓。"只可惜咱們這個營業部沒莊",劉老師搖搖頭說,"象西四君安營業部,還有東二環華夏營業部,都是券商操盤,拉升時讓樓下的大戶散戶跟風,大家都能賺錢..."坐莊、券商,對于散戶來說是那么的具有誘惑力。

        營業部里,人越來越多了,有時會有人來找高朋請教某只股票該如何操作。高朋雖然不是那種熱情的人,卻會平靜地說出他的看法,提出建議。高朋雖然不會有什么表情,卻會很有耐心,只要對方發問,他就會回答,只要對方不走,他就也會站在原地。即使別人直接問他在做什么股票,他也會如實回答而不隱瞞。

        高朋的一些朋友也常會來營業部找他問股票的事。一次來的是個女孩,他們看起來很熟,那女孩外向型的很熱鬧,有說有笑不時拉著高朋的衣袖指給他看某只股票。我遠遠走開了,想:可能是他的朋友,想:我還是把他當老師吧。"老師",高朋似乎很不喜歡這個詞。記得有一次我們邊走邊聊,我說“你總是教我,不如稱你老師吧”。高朋的臉色沉了一下,之后一字一句地說:"我不是你的老師",“老師”二字還加了重音。

        也許是高朋反感社會上管什么人都稱呼"老師"吧,就像前幾年大家都稱呼"師傅"一樣,可我卻覺得師生、師徒這種關系會穩定得多,不然如果高朋離開了這個營業部,北京這么大,我們可能再也無法見面了,找都找不到。

            那天,那女孩待了一會兒就走了,她走后,我就再沒回到高朋那兒,第二天也一樣。高朋看出來了,過來跟我談一只股票,說完了,沉默了好一會兒。我猶豫著,想找個借口走開,剛一走,正碰上他跟我說話,我們兩個都有些尷尬。我走回來,高朋猶豫了一會兒,跟我說:"昨天,那個女孩,她是我的一個朋友的愛人",他說得很慢,我小心地聽著他的每一個字。之后,他抬頭稍稍吸了一口氣,然后一邊轉過頭來一邊快速地低聲說:"以后有什么事你別多心"。

            我留在他身邊不走了。  

        (七)書,書攤,攤主

        KDJ、RSI、BOLL,這些指標我已經會用了,但總是用不好。我按邱一平的書上所寫的進行操作,但經常是買的比賣的價位還高,剛買入就需要賣出,賣出沒幾天股票就象離弦的箭一樣瘋長。我問過高朋,但他也沒怎么解釋清楚,只是說"指標是輔助性的,不能只靠指標做出判斷"。高朋也不是萬能的,也許高朋也不是完全知道。我的一腔熱情受挫了,學習指標的興趣大減,開始懷疑股市里是不是真的有路。

        那幾天我情緒不高,到點就走,也很少問問題了。"什么都是輔助的,不就等于根本沒有規律可尋嗎?"那時聽說別的證券營業部里有人用易經測股市,有人用第六感官。這些太懸了,真希望有誰能肯定地告訴我,這里面是有規律的,是不需要出家、學易經就能掌握的。那天同高朋一起走出營業部的門口時,高朋說:"咱們去書攤那兒看看,里面有幾本書不錯"。

        營業部的門口是個“書攤”,一個黑紅臉的中年人每天把布攤在地上,在上面擺出大大小小的幾十本書。高朋翻出了一本書,跟我說:"這書不錯,可以看看"。 書寫得很好,寫書的用的是筆名,書一看就是地下印刷廠印的,作者介紹里也只是含混地說他是個操盤手?磿械膬热,很強烈地感覺到券商操作是很有章法的并且秘不外宣。書中所談的莊家的吸貨、拉升、震蕩和出貨等是我從沒聽說過的,但是寫得很隱喻,讓人看了也只是有個大致的概念(98年以后,情況有所轉變,隨著出書成了一種時尚,越來越多的股評家和操盤手立傳,操作手法開始透明化)。1996年,那本書讓我以及許多和我一樣讀過的散戶意識到,與我們共舞的莊家是那樣的思路清晰、操作規范并且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運作模式。是,高朋說得對,散戶是因為愚昧才賠錢的,同券商相比,我們所知的太少了。也許只有進了券商,才能真正了解股市的奧秘。

        經常去書攤轉,跟攤主也慢慢熟了,他常給我推薦新書。攤主只賣書不炒股,他整天背著一麻袋書,附近幾個營業部輪流跑。我們這兒常有人跟他開玩笑:"都到門口了,進來看看嘛,股票掙得快..."攤主每次都搖搖頭:"不進去。你多買我幾本書,你就掙得快了,我也掙得快了"。再后來,每天早上開盤大家往里走,攤主就站在那兒吆喝:"想富裕的買書啊,要致富先買書啊",大家笑,都說像他這么有定力的不多。高個開玩笑說:"哪天如果攤主這么有定力的人也來炒股,行情八成就到頭了"。  

        (八)券商,年底行情,害群之馬東北電

            96年知名的券商莫過于君安、深國投(現在的國信)和中經開了。君安、深國投是深市主力,中經開是滬市主力。他們有時同向操作,深滬齊升,更多時候反向操作,使資金流動呈蹺蹺板狀。有時早市,深滬兩地筆直拉出大陽線,眾散戶積極跟進捧場。下午2:30,兩地聯袂跳水,將散戶活生生套住。T+1,當天買入的股票第二天才允許賣出,眼睜睜看著股票跌去20%也無能為力。幸好那時股市彈性極好,經常是大盤直線跌去將近20%,會立時有外圍資金殺入搶反彈,幾分鐘內,指數就會由谷底直升上來,又成為正的百分之十幾。愕然的眾人這才又長舒一口氣。大家常說:"有心臟病的可不能炒股"。券商是如此威武神勇,要是有一天能進券商就好了,我常想。

            11月中,行情再次展開。無形的手為指數日線圖上劃上了高昂的頭。從開盤到收市,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十幾只漲幅20%以上的股票,多數股票的漲幅也在4%左右。環顧四周,96年初10元以下的垃圾股大多漲到了十一、二元。那天,不知哪個冒進的股評人士提出了"消滅10元以下的股票"這一口號,這倒是提醒了大家,還有什么股票是一直沒漲的呢?

        首先是川鹽化,只有3元多,其次是黔凱滌,5元左右。大牛市一年了,川鹽化2元起步漲到3元多,也算可以了,但它3元的價位與其他股票相比,實在是太便宜了。有許多人開始買川鹽化,2個星期后,川鹽化開漲,4元,5元,6元,川鹽化竟然漲瘋了,接著黔凱滌也沖到了10元。"川鹽化封住了下行空間"、"深滬兩地消滅了5元以下的股票",媒體上一片感慨聲。那一陣,炒中低價位股似乎成了一場全民戰爭。只要股評人士提到哪只股票還沒怎么漲,券商、大戶、散戶就會蜂擁而上,將其價位托高。這是中國股市很少有的一段轟轟烈烈的時期。

        隨后,出現了東北電這只害群之馬。

        為什么總會有人做出一些極端的行動呢?從歷史上看,極端的行動總會成為重大制裁行動的導火索。

        那天下午,剛到股市,高朋就叫我看"東北電"。我愣住了,沒看錯吧,54%!天哪,大牛市長達一年的時間里,個股日漲幅最多也就20-30%,它瘋了!

        10分鐘后,深市顯示屏前"哄"的一聲,全大廳的人都往那兒看,他們在驚呼東北電的漲幅。哦,76%!

        東北電、吉林化工這兩只股票股本特殊,流通盤很小而總股本很大,拉升很少的流通股就能帶動整個大盤的指數,是莊家首選的控盤工具。

        東北電持續地向上拉,每幾秒鐘漲一分,每分鐘漲一個百分點。89%,92%,有人動心了,刷卡買東北電。

        "要出事",身邊的一個老股民說,"這么漲絕對要出事!"

        100%!所有的人都在看東北電,不安籠罩了整個大廳。指數在快速地攀升,與東北電同步。其他股票的交易瞬時減少了許多,能感覺到其他營業部,上海的、深圳的、東北的、四川的,全國的股民都在看這只股票。110%,120%,"這么漲有什么意義?""誰做的,為什么要這么做?""只漲它一只股票,將大盤拉得這么高,這么漲有什么用?"有人表示不滿。操縱市場,太明顯了,這家機構肯定要被處罰了。東北電最高漲到137%,終盤報收109%。

        當天下午廣播時,介入股票市場多年的股評人士就分析到事態的嚴重性了。

        第二天,各大報紙同時出現"東北電這樣的惡炒行為..."字眼。東北電以-10%開盤,相當于昨天漲幅87%時的價位,介入的股民多數被套。 

        (九)最后的漲升

        東北電事件后,三大證券報上經常出現"惡炒"、"投機"、"泡沫"字眼,于是出現了一些爭論。一派認為"管理層不希望股市步幅如此之大,應該慢牛常升"、"減少投機,扶持投資";另一派認為"對股市的管理應以市場調控手段為主,減少行政干預","東北電是極少數,大盤整體依然健康"......爭論聲中,行情延續。

        隨著大盤的持續火爆,入市的新股民越來越多,每天開市時間,資金柜臺前都會排起長龍,人們拿著支票、成捆的鈔票、裝滿鈔票的皮包前來開戶。

        客戶多了,交易也開始不暢了。幾次大盤的巨幅震蕩中,散戶大廳的刷卡機全部死機,無法委托,股票既賣不出也買不進,只能眼看著大盤狂瀉。許多人向營業部提意見,說這簡直就是關起門來打散戶,營業部服務人員回復說是上交所線路故障。然而附近別的營業部交易都正常,有人產生了懷疑,去樓上查看,很快有了結論,原來是營業部將樓下散戶廳的跑道全掐了,5個跑道都提供給了樓上的大戶。眾散戶氣憤,齊聲要求經理下來當面質疑。嚴重抗議聲中,有些散戶索性涌到樓上去大戶室委托了。

        門口書攤的攤主進來做股票了。他一進來,很多人都笑著跟他打招呼,還立刻圍上了幾個人給他速成掃盲。

        一個周四的下午,剛進營業部大廳,迎面碰上攤主。他正黑紅著臉、氣哼哼地說:"不做了。什么股票啊,我不做了"!他的聲音不小,很多人都在看他。有人小聲說:不知誰那么缺德,給他推薦了600XXX,這幾天正跌呢。

        都在一個營業部,大家常說是有緣才聚到一起,相互之間大多很關照,很快有人為他請來了劉老師。劉老師不愧是教師出身,態度和藹,問了他的虧損情況,安慰他別著急,答應帶著他一起做。有劉老師給他推薦股票,大家都放心了,圍著的人漸漸散去。

        攤主跟著劉老師做了幾個星期,損失彌補回來后,立刻不做了,依舊在門口賣書,一提起股票,他就會說:"都說賺得快,我看賠得更快,股票這東西不能碰"。

        大廳里,人越聚越多,大家象蟮魚一樣鉆來擠去。站在后面的大柱子那兒,前面是層層擁擠的人,除了頂排的發展、馬鋼能看得見,其余看見的只是人頭,人頭。于是高朋和我坐到了屏幕前的椅子上。

        我和高朋的股票都在07那屏,先是他的湖南海利,再翻屏就是魯北化工了。這一陣,魯北化工開始啟動,先從13回到15,接著又拉到了17。小陳和我終于熬出成果了,確實感到有些欣慰(96年底暴跌后,魯北化工逆市進入了長期上升通道,成了97、98年的大牛股,股價最高上漲至73元,折合為除權前價格。魯北化工再次讓小陳和我感到吃驚,它竟然是一匹黑馬!已經下馬的我們看著它越跑越遠)。

        高朋也說魯北化工是支好股票,同時他還看好整個的07板塊。說這話的時候,是個行情火爆的下午,周圍一片嘈雜。坐在第二排的椅子上,高朋給我講著:"這07板塊,里面很多都是金子。明后年的黑馬多半會從這一屏中跑出來,包括你的魯北化工"。我轉過頭,有些詫異地看著他。"喔,看冰熊哦!"這時身后傳來一聲驚嘆,很快引來幾個人的回應:"哦!冰熊!"。我和高朋一齊向冰熊看,原來是冰熊那兒有一手4位數的單子成交,幾百萬。隔了半分鐘,"喔,看黑豹哦!"還是那個聲音。這次我沒看黑豹,而是回頭看聲音的發源地,一個40多歲的中年人,一邊和左右的人說笑,一邊不時大聲感嘆兩聲,引得屏幕前的人左右來回看。股市里什么人都有,行情好時,能見到以各種方式表達喜悅之情的。

        我看看高朋,他也在看那個人,然后回過頭繼續給我講。在股市里,高朋總是很平靜,不溫不火的,沒見過他有什么情緒上的波動。跌宕起伏的股市里,有高朋在身邊,會覺得很踏實。

        一點半,指數開始節節盤升,快到兩點的時候,就象吹起了沖鋒號,深滬股市快速上沖,爬坡,爬出了一個陡峭的坡,上證指數逐步接近了1000點整數關口。許多人開始隨著指數的攀升一起大聲讀著點位,就象火箭發射的倒計時,"997","998","999","1000點"!指數沖上了1000點,"哦--",人群一陣歡呼。這時候,前排坐著的一位老大爺站起身,走到屏幕前,轉過身來滿面笑容地沖著大家說:"老漢今年我七十四,辛辛苦苦,為單位操勞幾十年,每月只有四百塊錢的生活費。還是咱共產黨開的股市好,一個月就讓我掙了兩千多。我感謝共產黨!感謝咱們股市!"他一邊說,大家一邊樂,他話音剛落,有人高聲叫:"好!再來一段"。老大爺沖他們點點頭,似乎又要開說了。

        "北京真不愧是相聲的發源地",我一邊笑一邊想。這時高朋在我耳邊說:"這個老頭每次行情打高時都會來上這么一段,每次說完后,大盤很快就會跌下來。他本人也是多次被深深套住,到現在已經賠了幾萬進去了"。我的笑容僵住了,轉過頭看著高朋,他的樣子很嚴肅:"今天又是這樣,看來大盤又該跌了"。聽著高朋的話,我感到了相反理論的強大震撼力,想起高朋說過的"散戶因為盲目才樂觀,因為愚昧而賠錢",一片歡笑聲中,我笑意全無,悵然若失地問:"難道大盤要跌了嗎?"這個問題在問他,也是問自己。高朋看看我,想了想,安慰說:"也許不會那么快"...

        收盤了,大家擁擠著向門外走,我們也隨著人流出來。12月了,天氣卻依然暖和,陽光透過樹枝照在路面上,暖融融的。踏著樹影,我們邊走邊聊。

        快到車站了,腳步慢下來,高朋會在這里上車。"往前走走吧,陽光好,冬天,走一走,對身體有好處",高朋說。高朋似乎很喜歡冬天的陽光,喜歡在陽光下漫步,最近一段時間,他常這么說。到了我要拐彎的路口了,腳步又一次越走越慢。"我陪你從前面走吧",我說。高朋笑了,說:"我陪你拐彎吧"。"真的"!我差點蹦起來。那段路很長,要走半個小時,又可以多聊一會兒了。

        那一陣,陽光總是很充足。有時候我不禁想:"是真的很暖和,還是因為有高朋邊走邊講、有火爆的股市疊創新高?"

        "暖冬",到了學校,聽見廣播里這樣說。望著頭上明亮的月空、望著閃爍的星星,高興地想:暖冬,牛市。

         

        大盤跌了,在老大爺演講后的第三個交易日,那天下午上完課從廣播中聽到這個消息,心情頓時有些沉重:不知魯北怎么樣了,不知大牛市會走多長,難道短短的9個月,牛市就要結束了?

        調整之后,大盤再次上沖,不顧報紙頭條的利空消息,不顧"風險加大"的股評言論。這時,沉寂已久的馬鋼突然發力,幾天內從3元一直漲到了4.2。

        之后的一天,是嘈雜的散戶大廳中,大盤在高位尾市下滑。再后一天是周五,發展尾盤大幅下挫,放出了巨量,每一筆幾乎都是四位數的單子成交在顯示屏上,幾百萬...  

        (十)96年底跌停板

        人民日報發表社論,交易所改變交易規則,設立漲跌停板限制,幅度10%。新聞聯播播放這條消息時,我正和幾個老股民在一起。其中一個立刻反應說:"看來大盤要跌了,周一即使跌停我也要走"。"會那么嚴重?"我心里打了個問號。多次看到大牛市橡皮筋一樣上彈下跳的股市,我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周一,大家到得都很早,竟然是跌停開盤!每只股票都被巨大的賣單封死在-10%的跌停板上。營業部里一片沉默,沒有人說話。盤面靜悄悄的。

        按照"時間優先、數量優先"的買賣規則,我們申報的賣單必然排在券商的后面,跑是跑不出去的。

        10點半,眾人看盤面沒有任何變化,全盤僵住的跌停的數字,整個營業部沒有一手賣單成交,許多人走了。我心存僥幸地等在那兒,直到收盤。

        周二,依然是全盤跌停開市,又是沉默的一天,又是-10%。高朋依然沒來。每次大跌后他才會來,有時甚至會等到二次探底后才露面。望著空空蕩蕩泛著綠光的散戶大廳,真希望他在這兒。

        周三,低開4%后開始反彈,收盤漲幅7%,但如果這個時候賣,意味著損失至少在20%以上。

        周四,一切打回原地。

        股民損失的是個人的積蓄。管理層雖然是從維護市場穩定、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的角度出發,采取了這一系列措施,但是這一跌,股民的損失是巨大的。如果動用行政手段,如果改變游戲規則,有沒有可能事先設定一個期限呢。營業部里有人提議去市政府前游行,有人....正說著,劉老師他們來了,他們剛在人民大會堂聽完朱總理的報告。劉老師眼里閃著狡黠的光:"朱熔基說:‘有人講現在的股市不是牛市,也不是熊市’,你們猜是什么市?""猴市"?"鹿市"?有人猜,曾聽說過這兩種說法。"豬市!"劉老師說出這兩個字,眾人愣了一下,隨即"哈"的一聲全笑了。劉老師接著說:"朱熔基還說:‘這真是罵人都不吐臟字啊’"。人群中有人說:"朱熔基他知道啊,股民對他......"。

        朱熔基可以用幽默減緩大家對他的抵觸情緒,然而股民用什么來彌補財產的損失呢?No Way!滬市周四后開始止跌,深市則繼續又跌了兩天。許多深市股票在K線圖上留下了4-6個跌停板,損失達50%以上,我們管這叫"腰斬"。 

        (十一)出人命了

        我們營業部有人跳樓了。是樓上的一個大戶,劉老師、小陳他們都認識他。暴跌那幾天,他經常坐在營業部門口。"我勸過他好幾次,只要一提股票,他就眼淚汪汪的,精神狀態是不行了",劉老師說,"沒想到還是這樣了"。都說炒股的愛跳樓,都說93、94年那會兒股民尋短見的多,都說美國華爾街附近最高的大廈那兒有一景觀,每逢股災,就接連不斷有人從樓頂墜落。這次,是發生在我身邊。

        "他這樣不值得,人總要比錢值錢","同樣被套,大家都在里面,一起扛嘛",他們這樣說著。"他太脆弱了!"劉老師傷感但也有些生氣,"我勸了他半天他還是沒有聽進去。他如果是這樣的心態,即使這回不跳,遲早也會跳"。

        那幾天,北京出了好幾件事。除我們營業部外,東二環、長椿街據說都有人跳樓。還有的是他們說的薊門橋一個信用社的主任出走,他動用了公家一千多萬資金炒股,全被跌停板封在里面,錢拿不出來,事情敗露。

        幾年后,導師和我談起這次暴跌時,也很傷感,他的一個好朋友也跳樓了。那個朋友跟營業部透支做,在大跌中損失慘重,營業部強制性平倉,他不僅血本無歸,還倒欠營業部200多萬。這么多一筆錢,他想自己還不完,連兒子也要跟著還,就跳樓了,人債兩清。

        兩起跳樓的共同點是透支。高朋曾經跟我多次提到、反復叮嚀,"做股票一定要拿自己的錢,千萬不要用別人的錢,特別是不要借錢炒股",他說這是多少老股民總結的血的教訓。

        此外還有一點,記得中證報在暴跌前后曾刊登了一則法律糾紛,大致是:一大戶95年從營業部透支做股票,損失重大,營業部強制平倉。96年夏,該大戶付諸法律,認為營業部強制平倉,非個人意愿買賣股票,要求法律解決。終裁為:營業部強制性平倉無效,按96年夏各股的收盤價計算價值,由營業部賠償該大戶。透支是違法的,因營業部透支行為而損失慘重,至少還有訴訟法律一條......

        (十二)年底、年初

        深滬止跌后,高朋來了。那天一進營業部,就看見他站在那兒,兩個人正圍著他問,看見我來了,他沖我笑笑。等那兩人問完,他走過來。"跌停,所以沒來吧",我說。他笑了:"那種盤面看著有什么意思。所以在家琢磨了一下以后怎么操作",他看了一眼盤面,接著說,"別著急,漲跌停板嘛,以后股票就好炒了"。"哦?你可是頭一個這么說的人,他們好多人都說以后不好做了"。高朋笑著很輕松地說:"漲跌停板,股票齊漲齊跌。一只股票漲停了,想買買不到,只好去追其他的股票。齊漲齊跌,充分反映共同富裕,所以漲跌停板的作用就是實現共同富裕"。我笑了,他輕松的語氣,一掃這幾天陰郁的心情。每次跟高朋在一起,都會覺得沒什么好怕的。

        正聊著,一個女的走過來,"小高",她過來問該換什么股。高朋建議她不要換,而是對跌得深的股票低價補倉做T+0,但解釋了好一陣,她還是堅持問換哪一只。等她走了,高朋說:"說了半天,她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我想了想,也感到有些不解,"既然都跌,換成更好的股票有什么不好呢"?

        連續幾天,大盤在低位平穩運行,不時有跌幅過深的個股反彈,很多人都忙不迭地抄這些上竄下跳的股票賺差價。高朋似乎很不同意我這個時候有所動作,他認為這個時候就該耐心等。

        快到元旦了,那天高朋跟我說,他要去上海辦事,去一個星期左右。"一個星期",我心里想,時間不長。期末考試要到了,自己1月13日才能考完7門,需要2個星期,可能我來得比他更晚一周呢。猶豫了半天,最終沒說出來,只"嗯"了一聲。臨收盤的時候,高朋有些擔心地說:"明年可能會再炒一下鋼鐵股,之后也許就該熊市了"...

        回學校了,復習的時候常想起他,不知他回來了沒有。兩天一門的考試,實在無法趕回去。

        總算考完了,連續幾天熬夜背書,終于又活過來了。那天上午一考完最后一門,黑著眼圈我立刻趕回了股市。

        一進門,看見他站在那兒,心里挺高興?熳叩剿磉厱r,忽然想到自己熬完夜跟鬼似的,從城市東邊趕到這兒,一臉的灰。想了又想,趁他還沒看到我,就又出來了。我不想給他留下這么個壞印象。

        第二天去股市,他不在了。此后幾天,他都沒來。我著急了,這時候才想到,那天他告訴我要去上海一星期,可能就是怕我找不到他著急?荚嚹嵌挝乙恢睕]來,他會不會也不好受呢?

        每天去股市,站在大廳里,站在我們常站的地方,一想到他又沒來,眼淚就開始打轉。我有些不敢想,不敢想他可能不會再來,不敢想他會從我的生活中消失。

        "嘿,你哥呢?"小結巴從身邊走過時問我。"什么我哥"?"就是老跟你站在一起的那個。你們總站一起,長得又挺像,我一直以為是你哥呢"。我笑了笑,高朋要知道有人說他跟我長得像,只不定會說什么呢。

        又過了兩個星期,高朋還是沒來。股市里我一直在走神,構想著他的出現和他的永不出現的各種結局。春節之前的一周,股市閉市了...

        早上,正在修車,進來兩個人,其中一個站在門那,抬頭一看,竟然是他。"那誰,那誰",我幾乎說不出話。他一回身看見我,也很驚訝,他依然那么親切地看著我。我問:"你最近還炒股票嗎"?他說:"啊,這幾天在炒一些行業性股票,如......"我領會到了他的意思,他炒這些股票,就幾乎不去營業部了,在夢里,我這樣想著。

        記得有一個成語叫"恍若隔世",這種感覺我頭一次領教了。十幾天了,高朋一直沒來。跟他在一起時的感覺漸漸消失,記憶中他的樣子逐漸模糊。唯一清晰而難以磨滅的,是他關注、親切的目光,和他所喜愛的冬天明媚的陽光。"陽光下的高朋",我這樣想。

        也許無論是什么,失去了才會更覺珍貴。獨自站在我們常站的地方,左右是翹首看股票的人群,是略顯擁擠的人流,在暴跌后尚未復蘇的股市中,我感到失落。高朋對我竟會如此重要,這是我沒有想到的,我開始明白,高朋對我的意義并不全在于股市。

        如果能見到高朋就好了,我常想,千萬不要就此收尾,這樣的結尾會始終讓我遺憾的。

        那段時間,夢特別多,夢的結局無非是又見到他了或是沒見到。夢醒后無一例外是傷心。

        過了一段時間,我決定,不能再這么下去了,畢竟人生中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股市。

        無論是輸、是贏、是不輸不贏,股市都具備著那么強的魔力。北大英語考研班的朱泰祺老師曾經告訴過我們一個成功的秘訣,是他回顧自己走過的路而總結出來的,"讓自己的興趣愛好成為自己的工作"。他這句話對我震動很大。經常,我想:能在證券界工作就好了,整天接觸的都會是股票,炒股就會成為了工作!

        與高朋失散后不久,我碰到了一本好書——《股市趨勢技術分析》。那本書全面闡述了技術分析的各種理論,是一本很好的入門書。正是在那本書中,我看到了高朋經常提起的那些我聽不太懂的詞,"缺口"、"頸線"、"突破"、"回補"。"股市是確有規律可尋的",這是貫穿全書的宗旨...那本書為我空白如紙的股市知識增加了色彩,書中的許多內容常讓我想起高朋對相應案例的分析,也就是從那時開始,我才逐漸理解了高朋曾跟我說過的那些話。直到今天,看到一些盤面變化時,他的整段分析和他當時的神態就會隨之浮現。 

        (十三)健康問題

        春節過后兩周,開市了,高朋還是沒來。這時候,我認識了周晴。周晴是券商出身,她幾乎是我們營業部唯一一個在96年底暴跌前全盤殺出的人。與周晴的接觸是從97年2月的"健康問題"開始的。

        開市后,我空倉。中午與小陳、劉老師他們一起聊天時認識了周晴,知道她也空倉。95、96年春節后開市都收了一根大陰線,不知這次歷史會不會簡單地重復。

        上午,大盤平穩運行,看不出什么趨勢,波瀾不驚。下午,風云突變,指數逐波下探,最后演變成近乎垂直地下跌。實行漲跌停板后,新制度下的操盤特點還沒有被掌握,稍有風吹草動就極易形成奪路而逃的趨勢。

        交易廳中有些慌亂,很多人快速地搶占刷卡機爭相賣出。我拿著中證報數著一個個支撐被下滑的指數擊破,季線、5日均線、10日均線,我有些高興,也有些擔心大盤再向節前那樣稍一跌就快速拉起。20日均線、30日均線,眼看著指數擊破這兩個重要點位,想起了高朋那句話"技術派人士要出貨了"。幾分鐘后,大盤跌至-5%。散戶廳中,很多人驚呆了,大家都在抬頭看指數圖,之后人聲鼎沸,大聲地議論著。一個人拍拍我的肩膀,是周晴,"我半倉了",她說,"是個機會"。我愣了愣,沒說出話來,感覺很吃驚。幾分鐘后,恐慌性的拋盤將大盤狂砸至跌停板。

        96年底的那場大跌令我驚魂未定,那是我頭一次領教漲跌停板的厲害。滬市3個跌停板、深市5個跌停板給我留下了"漲跌停板是連續的"這一深刻印象。此刻,我在想,這第一個板后,還會有幾個板?要不要先買一部分?正想著,聽到不遠處"嘀"的一聲,有人在刷卡,是周晴,"我滿倉了",操作完,她跟我說。

            收盤了,4點的廣播中說:今天是從香港那邊傳來消息,高層出現健康問題。傳言立刻引發深市跳水,帶動了滬市,隨著跌勢傳言傳至上海,致使兩市跌停。

            健康問題,是指鄧小平同志的健康問題。94、95、96年都曾因此健康問題而引發大跌。今年面臨香港"七一"回歸,這一問題更顯得尤為敏感。廣播最后,股評人士提醒大家,這一傳言已傳過多次,高層風采尤在,大可不必如此驚慌。第二天,三大證券報辟謠。一開盤,兩市跳空高開后強勁反彈。下午碰到周晴時,她已經清倉了。好漂亮的一個短線。

        晚上5點的廣播中,深國投證券分析師趙祥明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近日傳言健康問題,想必不會是空穴來風。今日有關部門予以澄清,投資者也不必過于興奮,事態的發展,還需密切關注消息面的變化",口氣很嚴肅...

        早上來到營業部,發現眾人早早地全來了,平日不常見的也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我心想。

        劉老師神采奕奕地站在那兒,看見我,樂了,說:"這回你抄著底了"。"什么?"我沒明白。"你不知道啊,昨天半夜廣播的,鄧小平去世了,今天肯定跌停開盤!"劉老師嗓門還是那么大。聽完這話,我立刻找刷卡機埋單去了。

        開盤了,跌停開盤。9:30分一到,立刻沖天柱般放出巨量,發展、長虹幾毛幾毛地飛漲起來,短短幾分鐘內,指數從-10%打到了-3%。資金源源不斷地涌入,每只股票都在飛漲。我埋的單子竟然只成交了300股。撤單,追,追那些跑得慢的股票。

        只有兩個字,"壯觀"!場外巨大的資金滾滾涌入,每分鐘、每秒鐘,指數都在瘋漲,大盤由綠變紅的一霎那,大廳中一片歡呼。

        我忙著追單,截單,速度太快了,看著指數圖,我精疲力盡地搖了搖頭:"真是不可思議"!我快速地思索著,這不完全是股市行為,肯定是有大資金護盤,這得從政治的角度考慮。鄧小平同志去世了,大盤應該作何反應呢?紅盤不好吧,鄧小平去世了,應該降半旗,大盤不跌停也可以,但至少半個跌停吧。想了想,打了個電話給爸爸,他是從文革過來的,政治的事,他比我清楚。爸爸在上班,我問:"你知道了,鄧小平去世了,大盤猛漲,現在都2%了,還在漲。您想想,從政治的角度考慮,今天該怎么收盤?不會是漲停板吧?偛荒茑囆∑酵救ナ懒,中國股市來了個漲停板,這算什么事嘛!是不是至少該跌一跌,表達一下我們沉重的心情?"爸爸在那邊笑了:"漲停板有些不太好,不過紅盤不錯啊,說明國內穩定"。"至少該綠盤吧,紅盤能致哀嗎"?我因為沒追到什么貨,總希望大盤再跌下來。

           中午聊天,劉老師感慨,他從95年就想到會有這一天,"我想,那一天我一定全盤殺入滿倉,沒想到是今天這樣,追都追不上"...

        那天尾市報收965.08點,比前收市略漲2.39點。舉國哀悼之時,股民經歷了一次難忘的漲升。

        (十四)春來夏往

        春天,四月,營業部門口的樹葉綠了,在陽光的照射下,在微風中星星點點閃亮。

        早上,快走到營業部門口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從眼前一晃,仔細看去,前面十幾米的地方,一個背影,幾分像,但又似乎不是。我連跑帶蹦,幾步跟上,在他身后叫了一聲"高先生"。他愣了一下,停了下來,慢慢轉過身,看到了他的側面,我失望地低下頭,認錯了。抬起頭正準備道歉,眼前的他竟真有些像高朋,當看到那熟悉的眼神時,我吃驚地叫出了聲:"!是你"。"是你!"他也很吃驚。竟然是他!春天,一切都復蘇了,他又回來了!高朋有些變樣了,或者說,幾個月不見,記憶已經模糊,我確實有些忘了他長什么樣了。是啊,我一直希望能有這一天,整個冬天我都在想:等到高朋回來了,他會發現我不是那么無知了,而我也可以聽懂他的話了,我甚至能想象出,他會轉過頭來夸我:"喲,進步了"。

        走進營業部,在后面的大柱子那兒待了一會兒,高朋似乎有什么事,猶豫著要走。我沒說話,看著他,想:剛見著就又要走,以后還能見到嗎?想:真的就一定現在就走嗎?他看出來了,有點笑了,看看我,停了一會兒,但終于還是說出來了,"我-,得走了"。他拍拍我的手,就象哄小孩,又補充了一句:"過幾天我還會來"。"再見",我說,聲音小得只有自己能聽見,他聽見了,沖我笑了笑,轉身走了。

        擁擠的人群中,他的身影閃了兩閃就不見了。我愣了一會兒,也不由自主地走到門口,但已經看不到他的背影了。

        五月,六月,行情火熱得令人窒息。發展、長虹瘋狂地漲停,大盤也隨著兩只指標股而觸到了天際。

        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和高朋竟然會不說話了,我們因為誤解而冷戰。交易大廳中,他站這邊,我站那邊,互不出現在對方的視線范圍內。

        我原來以為我們會沿著布林線的軌跡而成為很好的朋友,沒想到卻就此而中斷了。幾乎天天,我在猶豫,要不要先和解。與高朋的凍結,確實令我傷心而難以持續下去,因為是高朋教給了我這么多,因為經過了幾個月的冬天,好不容易我們又見到了,因為我知道高朋是個善良的人,我相信這是個誤會,還有因為這僅僅是為了一件誰也不太明白的小事。冷戰令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次,周晴在給我講盤面,講到精采之處,我們都笑了。無意中我側了一下頭,看見高朋正隔著玻璃看著我。他立刻將視線轉移至前方的地面,我也低下頭有些難過地想"原來我們也是這樣的"。

        高朋也在猶豫著,他常會看著我,遠遠站在那邊看著我,卻是什么都不說。高朋也在猶豫著,家里常會接到沒聲的電話,我知道那是他。他不知道我給他的那個號碼是新裝的,打那部電話的,只有可數的幾個人。"家里電話出毛病了",爸爸嘟囔著,打算把電話拿出去修一修。

        七月一日,解放軍跨過了羅湖橋,香港順利回歸。舉國歡慶之時,股市收出了長下影的中陰線。中陰之后,是長達兩個多月的連綿不斷的陰跌和無力的反彈。

        長期陰跌之后,深滬兩地出現了地量,是自96年牛市以來的地量,日成交僅為二十幾萬。連續的地量引發了市場對底部的討論,各方人士又一次形成了左、右、中三派:"地量之時即為地價","量在價之先,地量之后是地價","情況復雜,難以確定"...討論聲中,大盤緩慢而猶豫地下滑,逼近至年線附近,量也極度萎縮,再次創出了新低。

        年線,這是深滬兩市的生命線,牛、熊的分界線,牛市背景下,擊破年線即意味著極好的進貨時機。那么現在呢?自5月上旬下跌后,深滬兩市一路下滑,至9月已整體縮水1/4,指標調到了底位,連續出現了地量,指數也逼近了年線,諸多方面似乎都支持著在年線附近形成一波反彈。也許這就是地價,也許即使現在不是,地價也會不遠了。我決定進貨。

        進貨那天高朋在,操作完剛一抬頭,看見他朝我走了過來,離我只不到2米了。我吃了一驚,向后退了退,高朋猶豫了一下,慢慢走到了我剛才站著的位置上,面沖著我。這時,一個人走過來,站在了我們中間,眺望著大盤,他們兩個成了面對面的,有些尷尬,高朋慢慢轉過了身去。站那看了一會兒,那個人走了。

        此刻,他就站在我面前,兩步遠的地方,"也許我該過去在他身后叫一聲高先生,那樣就和解了",我想,站在他身后,看著他。他沒變樣,我想:我已經不生氣了,也不想再這么僵下去了。站在那兒,我想:"過幾天,還是過幾天吧,等我把股票處理好了,一定過去和他說話"。 

        (十五)9月暴跌

        恐慌,綠縈縈的交易大廳中只有恐慌。

        我飛快地跑到了一臺刷卡機前,"嘀"的一聲,輸入密碼,"1"委托,不斷在心里說,別敲錯,一次成功。0561,賣出9000股,確認;600818,賣出15000股,確認。"委托已受理"。

            望望屏幕,蘇物貿飛速地降了0.4元,4個百分點,只成交了500股,而上海永久,我的150手赫然顯示在屏幕上。賣二:8.27元,21手,賣一:7.99元,150手。低打了0.28元,留出了富余空間。等待,沒有任何買盤,平日成交就極度萎縮的上海永久,大跌之中終于出現了問題——沒有買盤。8.27元的賣盤忽然撤了,緊接著掛出了300手的賣盤,7.98元,比我的低一分。我立刻撤單,7.89元賣出10手。單一敲出,停了幾秒鐘,有人再次敲出了7.88元300手。我突然意識到:糟了,被莊堵在里面了!下三檔各有一手買盤,7.76元、7.70元、7.56元,300股也是出,一狠心,沖著7.50元賣出1000股,成交。莊家也立刻動作,跟我搶買盤。只有照著跌停打了,7.42元賣出7000股,確認。屏幕上醒目地顯示出跌停處370手賣盤,那里有莊家賣的30000股。數量優先,我想我排在了他的后面。這么沒見過世面的莊家,跟我一個散戶計較,我心里暗罵。

        蘇物貿此時也打到了跌停處,靜悄悄,沒買盤。大盤尚未跌停,我精挑細選的兩只股票卻率先跌停,真是莫大的諷刺。

        幾分鐘后,大盤也跌停了。

        -10%

        整整一天,冷清的大廳里,靠著身后的墻,我在想,下一步,該怎么辦?
        回家仔細琢磨,永久盤子這么小,每日的成交量不過十二三萬,今天恐慌之下買盤稀少,我一下掛出一萬多股的賣單太醒目,莊家豈肯放過。明天應300股、300股出。相比之下,蘇物貿成交還算活躍,可事先分檔埋單。

        第二天集合競價時間,我將所有單都埋好,只等引爆了。誰想一開盤,蘇物貿跌停,永久跌停。幾分鐘后,大盤跌停。

        一看跌停,大家就都走了,除我以外,空空蕩蕩的散戶大廳,只有三五個人還在看。

        -20%

        站在那,腦海中空空一片,只留下這個數字。站在那,依然是雙眼望著屏幕,依然是如往常一樣沒有任何表情,但心里有個聲音在說:這一次,我被砸蒙了。

        郁郁蔥蔥的綠色,大廳,身后的墻,我感覺腿有些發軟。是不是不行了,是不是現在該回家?我暗想。

        周晴走過來了,她可能看出我有些異樣,"沒事吧",她問。"沒事",我的聲音有些發干。她看著我,我勉強笑了笑,"跌得夠厲害的",這回聲音還算正常。周晴說:"夠狠的,估計最遲明天就會反彈"。

        周晴回去看她的股票了。"反彈",這個詞重新燃起了我的一線希望。

        晚上,舅舅打來了電話,他已經知道了大盤的情況,讓我盡快全部清盤。"明年年初再入,那時肯定會是個低點",他補充說。

        "出,底部,怎么出",我心里不住地想,"跌破了年線,今后幾年會成為93、94年"?那幾天,很多股評都說:"跌破之后,從頸線算,還要跌到700點","A浪之后將是最恐怖的C浪","熊來了..."

        熊,高朋曾經用那種語氣提到的熊,他在96年底預計的熊,真的來了。

        政府救市了,幾大證券報同時登出中央愛護股市、發展股市的言論,股評家也說:"中國的股市是不會崩盤的"。連綿陰跌之后的-20%,還不算崩盤?華爾街的歷史性崩盤不過-9%。

        反彈了,略微的反彈,大盤漲了1%,全盤如死水一般靜止,在底位漂浮,沒有買盤,沒有人氣,蘇物貿、永久更是沒有任何反應。

        臨近中午,蘇物貿終于漲回了3個百分點。我將股票悉數賣出,只留了200股永久在帳里(營業部規定,帳戶中至少留一千元),萬念俱灰,回到了家。

        臨近下午收盤,真正的反彈終于到了,蘇物貿、永久各漲了7%。如果晚出半天,會少損失一萬四?粗笖祱D,說不出的感受。

        損失和先前的利潤相抵后,凈損失4萬。四萬,對于還在上學的我來說,是一個太大的數字。

        是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

        我想起了那個96年底跳樓的大戶,此刻,我才能真正感受那切膚之痛。就在這一刻,帳號里的數字不再是符號,而是一疊疊我交回舅舅手中的鈔票。這一敗,不僅牛市中兩萬的利潤消失殆盡,更是四萬的損失。不僅是暴跌前錯誤的滿倉,更是暴跌后錯誤的平倉。"左右挨耳光",這正是大家常說的最生動的詞。

        是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木然地走在街上,不時看到有說有笑的人們。他們有什么可高興的呢。我還能笑得出嗎?咧了咧嘴,發現北京的冬天竟是這么冷。

        一周之后,我決定先把四萬掙回來,其余的事,一邊掙錢一邊考慮。

        去股市向周晴告別。這半年多來周晴一直悉心指點我?上н@一戰我慘敗,要離開股市了,白讓她費心了。

            周晴站在那,還是那么充滿活力。"我要離開股市了,一兩年內可能不會回來了,來跟你告別",我快速地說完。周晴看著我愣了一下,想說什么又沒說,最后只說了一聲"噢"。我轉身走了,趁自己還平靜。

        很快,我做起了兼職工作,校對、攢書、教課。一天13小時,一小時一萬字,一萬字6元。每天校到深夜,一邊校一邊計算收入,按上海永久的股價心算出股數。我依舊看好上海永久,我相信那個莊一定吃了很多貨,不然盤面上不會幾乎只剩下我們兩個在交易。

        那天,忍不住,回了股市,我看見了高朋。他在人群中,沒遠遠站在后排。他的臉色也有些發灰,碰到我的目光,他低了低頭。

        他對我很重要,我猶豫了,也許應該直接走過去對他說:"噯,你來了",這樣就會和解了,在最后離開股市之前。然而,這還有意義么?想到那四萬元,四萬的或有負債,這似乎成了我選擇生存的前提。想了想,我走了,走出了營業部大門,感覺得到身后他的目光。

        這是我跟高朋的最后一面。

        做了半個月的校對,之后一家翻譯公司招人,月薪3500。我算了一下,12個月就能補回那四萬元。二話沒說,進去做了。

        遠離了行情,遠離了股市,是中英文的互換,是Java、Script的專業術語。每天,太陽西斜,迎著北風回家。

        二個月過去了,公司決定給我們加薪。"做翻譯也不錯",我想。

        一天下午,經理讓我去送稿,坐在出租車里,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出神地聽著廣播:"上證開盤1120.86點,最高1131.13點...",熟悉的音樂之后,是蔡偉杰熟悉的聲音。我的眼前一下模糊了,靜止的血液開始了流動,那是我熟悉的生活,是我向往的生活。那一刻,我才真正明白,我離不開這一切。

        又回到了股市,將兼職的薪水全部買了永久,200股200股買進的,怕驚動莊家(幾個月后,永久借重組概念而翻番)。蘇物貿的莊太厲害,幾次都被它耍了,為了穩妥,決心不再碰它。

        又見到了周晴,她高興地拍了拍我的肩:"回來了"。

        97年底那次大跌,據傳是券商中只有君安空倉,大盤不跌,一直吃不到貨,就在那天的關鍵點位上用巨量砸破了年線。形態破壞,引發技術派人士大舉出貨,進而引起大中散戶倉皇出逃,最終引發恐慌性崩盤。后來2000年4月,納斯達克暴跌之后,諾貝爾獎金的獲得者、XX基金的掌管人在3300點認賠出貨、清算基金公司后,納斯達克巨幅反彈,我立刻反應出,我們犯的是同一類錯誤:暴跌之后,完全崩潰,對市場、對自己失去信心,將貨出在了地板上。

        周晴的"等反彈"三個字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而且我終于明白了為什么96年底暴跌后,高朋一再強調要持股不動。

        一個月后,在學校遇見了我的導師。那天頭一次上他的課,導師才講了幾句話,我詫異地抬起頭。他說話的風格竟與高朋如此相似!

        導師不僅炒股,而且期貨、外匯全做過,金融分析自成一套。我專心地跟從導師學習,不僅是他高超的分析思維能力,而且是他言談舉止間經常讓我產生錯覺,"是導師還是高朋"?錯覺有很好的鎮靜效果,我度過了充實而又滿足的一年半。

        在這一年半中,市場進入了漫漫的熊市,下跌,反彈,下跌...許多股民深套其中,證券營業部空空蕩蕩,一些券商由于虧損而停止了動作,東南亞金融危機波及香港,百富勤大舉出貨,將B股市場推到了絕望的邊緣。"空",四處是"空"的氛圍。有傳言:XX券商證券分析師拍著桌子:證券法短期是利空,中期是利空,長期還是利空!...

            99年初,我畢業了。嘗盡了被莊家耍的滋味,我渴望進券商。長期做散戶,對券商懷著敬畏之情?此麄冊诒P面上興風作浪、手法兇悍,真想進入券商,學到他們的思維方式,看懂他們的做盤語言,以后不再輕易上莊家的當,不再做愚昧的散戶。同時,我也憧憬著進入券商后能夠再次遇見高朋,也許我們還會有機會再見面。 

        (十六)遇到蘇物貿的莊家

        98年底、99年初,證券機構大整頓,都在縮編,沒什么招員計劃。忽聞兩家券商招人,其中一家竟是96年做散戶時就很仰慕的市場主力。幾輪面試之后是總經理的面試談話,是個女經理,年輕精干。一上來,她指了指厚厚的三摞簡歷,說在將近三百人里,他們選擇了我們五個,祝賀我成為他們的一員。真希望談話就此結束,我好找個地方輕松一下。誰知她繼續說,想要我談談為什么要進券商,以前參與股票市場的經驗和體會。我頭一大,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偏撿這種話題讓我說。千萬別提傷心處,我再三告誡自己。停了好幾秒,穩了穩情緒,一抬頭碰上她期待的目光,硬著頭皮開始說:"談不上經驗,可能更多的是教訓",想了想,這句話還行,沒什么問題,業內人都知道無論是誰都會在市場里有這樣那樣的教訓,"我曾經想過離開這個市場,因為受挫",說這話時鼻子開始有些發酸,"嗯",她立刻有所反應。我頓了頓,跟自己說千萬別,再說一句話作個結尾就成了。感覺好點了我開始收尾了,"可是我發現自己離不開它,就又回來了。"話還沒說完,我就知道完了,眼淚刷地就流下來了,止也止不住。"怎么會是這樣,怎么會這樣呢?!"女經理連聲說,立即起身去給我拿面巾紙......

        回去后周晴問我:"你是覺得委屈嗎?還是覺得進券商的愿望實現了?"想了想,我也有些困惑,"不清楚,但是好幾回了,只要一提到離開那段,就鼻子發酸"。雖然96年站在散戶大廳中看著盤面時,就夢想著這一天。然而,我最終沒去XXX。第二天是另一家券商的面試,想感受一下不同券商的風格,我去了,誰想在那兒遇見了蘇物貿的莊家!

        我一到,出來一個寬頭大耳、身材粗胖的人,別人叫他"殷老師"。"XXX",他大聲叫著我的名字,"你那最后一個字我還特意查了一下字典,怎么樣,是發這個音吧"。"噢",我不太習慣跟人一見面就顯得很熟,也沒多說話。

        面試很簡單,總經理坐在對面,殷老師主問,問的問題只要說個"是"或"不是"就成了。之后是介紹公司的大致情況,這時我詫異地聽到,殷老師,他竟然是蘇物貿的莊家!

        "好啊,總算讓我碰見你了!"我心里說,腦子里很亂,"蘇物貿,害得我好苦!我倒要看看你這個莊家到底有多大能耐"。

        我被安排在研發部,由殷老師直接領導。

        盤面中的莊家和現實中的人畢竟不一樣。殷老師和善,也講義氣。我所見到的能夠與他兇狠的盤面作風相符的,只有他的說話和寫字。只要一提到股票炒作,殷老師立刻撤去他略帶上海蘇州風格的吐字,而換為兩眼微瞇,說話咬牙切齒,嗓門也陡然大起來,那神情象是要把誰活吞了。只有這時候,才能帶出他的生長地——新疆的粗獷。

        還有就是寫字。做方案時,殷老師總是先把關鍵地方寫好,再交給我們做。他寫的方案,下面3張紙都會留下很重的印痕。而原版的紙上,更會留下多處筆尖劃破紙的劃痕。"老殷是有點西的",背后大家常說。

        中午吃完飯后,老殷喜歡跟我們聊天,一開始是講炒蘇物貿的事,后來是大伙請他推薦股票。殷老師笑著大聲說:"我推薦的股票啊,漲起來能翻一倍,跌下去至少跌一半"。老殷推薦的股票,的確是出招兇狠,研發部的同事往往一進去就齊刷刷被深度套住,大家臉都綠了,后來才慢慢又漲起來。

        三個星期很快就到了,我要去XXX了。心里很猶豫:一邊是96年就許下的心愿,一邊是害我甚深的莊家?紤]再三,決心留下來,知道那個跟頭是怎么摔的,看看這個莊家到底是何許人也,應該是人生中更有意義的事,我想。

        我留在了這家券商。

        理想和現實至少有著1米的差距。

        原來以為進了券商后,會碰上高朋?蓸I內開了這么多次會,一直也沒有見到他。

        我相信他依然在這個市場中。做了這行的人很少有愿意離開的,因為它是如此凝縮,如此刺激,蘊含智慧和勇氣,充滿驚險和激情。殷老師講過,那年中經開和萬國國債期貨一場大戰,異常慘烈。他那時在上海,加入了萬國的空方。萬國慘敗,被收入申銀,老殷輸得身無分文,回到蘇州養王八,當起了鄉鎮企業家。養鱉三個月,雖然賺錢但感覺這不是他的生活,于是重回期市。沒錢做盤,就開始寫期市評論,寫稿攢稿費。那天說到這兒時,老殷笑了,說:"許多早期的期評家、股評家也是做盤做輸了,又不想離開這個市場,就改作評論了"。

        老殷竟然也有這么一段。我有些領悟到這就是市場。正向高朋當初說的"錯要知道怎么錯的",是我的判斷錯了,操作錯了,而不在于莊家是誰。"蘇物貿"給我造成的傷痛到此為止了。

         

        (全篇完 黃海懿.2001年) 

        作者:有好股 來源:有好股
        淘江湖 新浪微薄 騰訊微博 QQ空間 開心網 人人網 豆瓣網 網易微博 百度空間 鮮果 白社會 飛信 
      1. 上一篇:股路不歸
      2. 下一篇:股票市場的迷走神經
      3.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 內容:
        本類推薦
        • 沒有
        本類固頂
        • 沒有
        超級馬后炮
        牛股圖譜
      4. 有好股(www.uhaogu.com) © 2018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5. QQ:317197119 閩ICP備14004870號-8
      6. 国产免费久久精品99re丫丫,色AV在线,亚洲欧美日本国产在线观18,888亚洲欧美国产va在线播放,日本一道本高清视频,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免费 久久久久人妻一区精品,青青热久免费精品视频在,特黄网站,亚洲自偷精品视频自拍,中文字幕无码av人妻斩,男女色啪啪网站,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第一 色天天综合色天天,国自产拍在线手机播放,亚洲午夜福利院在线观看,久久精品免视看国产成人明星,成人体午夜体验区视频,欧美日韩一区精品视频一区二区 夜夜摸日日上夜夜,国自产拍在线网站,国产精华Av午夜在线观看,免费无码午夜福利1000集,8888四色奇米在线观看,国产AⅤ视频免费观看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v在线,国产精品又黄又爽又色,能让人看到流水的视频,亚洲欧美国产日韩在线高清,亚洲热线99精品视频,无码AV人妻斩 久久久久青草线蕉综合,国产自拍第,国产精品极品清纯露脸最新,中文av人妻av有码中文,亚洲AV永久无码嘿嘿嘿,久青草无码视频在线观看 欧美熟妇另类久久久久久,日本成人电影免费在线,性色AV网站 国产51自产区,美女高潮20分钟视频在线观看,第4色奇米26在线观看,国产国语三级级在线电影 免费欧洲毛片A级视频,亚洲中文精品久久久久久直播,亚洲第一天堂国产丝袜熟女,中文字幕人成乱码在线观看,亚洲免费在线影院,亚洲欧美日韩精品第一页 7777欧美成是人在线观看,欧美日韩乱码高清视频,国产成人a视频高清在线观看,av小电影在线,久久精品青青大伊人av,久久夜色精品国产,一级少妇A片无码专区
        好男人影视在线观看,人人人澡人人肉久久精品,色欲天天婬色婬香综合网,中文字幕精品一区二区,青青日本视频,保利海上五月花,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亚洲三级 国产亚洲欧美综合在线区yw,天天综合网视频网站,免费不卡国产福利在线观看,国产欧美亚洲精品a,久久亚洲中文字幕不卡一二区,奇米影视7777久久精品 亚洲久久天堂无码国产,学生精品国自产拍中文字幕,亚洲欧美在线综合色影视,最新四色米奇影视777在线看,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免费,人妻av无码中文专区久久 免费大香伊蕉国产91不卡,亚洲人成网站,深夜特黄A级毛片免费视频,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亚洲日本va午夜中文字幕久久,亚洲中文有码字幕青青 美女免费高清视频黄是免费,一级A片高潮潮喷免费看,亚洲首页在线无码观看,最近最新中文字幕大全电影,a∨在线视频播放,一级a性色生活片久久无码 av中文字幕潮喷人妻系列,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还免费,国产一区二区在线视,久视频精品线在线观看,无码中文字幕天然素人,欧美性色老妇人 亚洲欧美中文日韩v在线,国产精品又黄又爽又色,能让人看到流水的视频,亚洲欧美国产日韩在线高清,亚洲热线99精品视频,无码AV人妻斩 大香焦在线观看一本道,国产精品手机在线视频,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精品尤物,亚洲色视频在线观看,午夜理论片日本中文在线,欧美刺激性大交 国产亚洲欧美综合在线区18,一级黄色录像带,色噜噜AV男人的天堂,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频菠萝,狠狠躁天天躁中文字幕,三级特黄60分钟在线播放 国产 日韩 欧美 精品 大秀 另类,久久热免费视频精品,天天摸夜夜添夜夜无码,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老司机手机影院,在线播放免费人成毛片健身